《城品人物》现代泼彩绘画&雕塑艺术践行者大功:让艺术走进更多人生活
更新时间:28.01.2021阅读次数:417

大功,现代泼彩绘画、大型景观雕塑策划制作践行者,南京富林环境艺术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大功匠雕塑艺术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美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江苏创作基地副秘书长、江苏东方地产研究院研究员。本名陈功,从小学画,具有非常深厚的油画功底,做过园林景观,后又专心于景观雕塑和现代泼彩绘画,在2009-2020年间总计创作近200件雕塑和壁画项目,作品分布在江苏、安徽、河南、云南四省的景区和城市景观中,他的作品创意新颖,情感丰沛,蕴含着浓厚的文化气息。他秉持“大美术”的艺术观念,让审美和艺术在生活中处处体现,也让艺术走进我们的生活。

       从凤凰山艺术园到江宁南山湖度假村,如今大功的工作室置身于一片山水环绕之中。工作室门口站立着一匹白马的雕塑十分显眼,安然凝立,身上的肌肉线条突起,像是在凝聚大地和空气里的力量,随时静待发力奔跑。

     《城品人物》与大功的访谈约在冬日的上午,依山傍水,阳光从山林间洒落,耳边响着婉转鸟鸣,有种古典韵味在里面。

      大功是大型景观雕塑策划制作践行者,外表看上去很文静,低调内敛,话不多,实际上内心充满了狂放的创作激情,聊到艺术和创作时就会变得滔滔不绝,精神一下子兴奋起来。这种激情和狂放在他的雕塑作品和现代泼彩绘画中多有所见。

他经历了改革开放大变革时代,做过很多事,走过很多弯路,但始终贯穿的主线是对艺术的执念和追求,从未改变或中断过——从小学画,后来做设计、环境景观、雕塑,丰富的经历让他的画风自成一派,也让他的艺术更广博而深厚。

在他的艺术经历中,有两条发自同样源头却泾渭分明的分支——绘画艺术和公共景观雕塑,前者是他在生活和文化中不断汲取,融汇到自己的艺术里;后者是将他的景观雕塑呈现在大众面前,让艺术走向更大的范畴,走进社会和人们的生活。

对大功来说,处处皆有艺术。他非常认同著名画家陈逸飞的“大美术”艺术观念,就是通过艺术手段,让美的概念贯穿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在大功小的时候,沉迷于艺术的人并不多,他是个例外。由于格外喜欢画画,花在文化课上的心思不够,最终因并不大的分差在高考中落榜,与大学失之交臂,无奈之下去了南京化纤厂工作。

最初的工作是在车间里做金属加工——这与艺术绘画相去甚远,除了厂里会请他参与一些宣传工作之外,绘画几乎无用武之地,大功的失望可想而知。但没有料到的是,这段工作经历在他日后的创业中却派上了不小的用场。

诚然如是,对想要把艺术渗透在生活的各个方面的大功来说,他必然也会从生活的每个角度摄取营养,“只要勤于思考,勇于跨界,所有的经历都不会白费”。

那段时期大功对未来还不确定,曾脱产参加江苏电大中文系的学习,先补上文化这一课,同时坚持绘画,跟随南京艺术学院的老教授曹辅銮学习。如此到了1997年,一扇艺术的窗户在他面前打开,随后他开始思索自己的艺术道路。

因出色的油画功底,一位中国香港商人邀请大功和一批画家来到深圳,为迎接中国香港回归制作艺术景观和大型宣传布展。当时大部分的设计是由英国设计公司完成的,大功他们只是完成绘画部分。

“从绘画的角度来讲,难度其实并不大,但他们的设计和制作手法让我眼前一亮。比如有一个作品是把香港的老街景用咖啡颜色画在纱布上,围在龙雕塑的周围,龙在中间旋转,旁边打光,隔一段距离去看,能看到朦朦胧胧的香港老街景中的一条龙,效果非常好。”

在深圳的两个月里,大功看到了大量之前见所未见的艺术表现手法,眼界大开,就像在平淡无味的工作中洒下了一束光,激发了他内心里对艺术表达的共鸣。正是从那时起,他产生了未来想要走景观雕塑工程这条路的想法。

草蛇灰线,伏行千里,尽管那时候他还没有明确意识到,但“泛美术”和“大美术”的观念已经在悄悄萌芽了。

为了艺术,放弃优渥的待遇,从一家国企里跳出来,这件事对大功并未形成多大的困扰。2000年,正是新旧世纪之交,他告别体制,拥有了一个自由人的新身份,下海创业。

自从1997年作出决定,现在终于可以把自己的艺术表达付诸实践了。他先是开了一间小画廊,因为画而认识了当时的合肥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张国琳。张国琳已是小有名气的版画家,他们联合创办了天琳艺术工作室。

“初衷是想以画为主,但在那个时候,人们对画、雕塑这些艺术的需求并不多。”天琳艺术工作室在创办初期遇到了困难,却做了不少广告设计制作的工作。彼时正是仙林大学城开建,首批进驻的学校找他们做校园文化方面的设计,他们从学校的历史和文化整体思考,再结合校园环境、建筑,设计了大量的VI视觉系统以及灯箱展示、标牌、报栏等。

大功坦陈那几年没有挣到什么钱,但他们顺利存活下来。“以设计带动制作,创意要领先”,这是张国琳对大功的影响,在之后经营富林公司和大功匠雕塑公司的生涯里始终贯穿,一直至今。

这一时期学校对设计制作的要求很高,为了要做出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实现以前没见过的设计,他们不停想出新创意,不停尝试新概念、新材料……在与《城品人物》的交流中,大功回顾从前,觉得那段时光意义重大:“让我的审美和思维始终走在了前沿。”

在天琳艺术工作室的设计作品中,大功已在有意识地将自己的艺术观透射在公共艺术领域。他也在设计之外,开始了对雕塑艺术的尝试。后来张国琳回到合肥,无暇常居南京,天琳艺术工作室逐渐走向尾声,大功又创立了南京富林环境艺术有限公司,主营园林景观业务。

与此同时,作为一个在观念上已经趋近于成熟的艺术实践者,他仍没有停止学习,经常出入各种艺术展,并且又来到南艺进修景观雕塑,“希望把自己的艺术和设计更上一层楼”。

艺术和设计在他身上开始合而为一,也融到工作和生活里, “其实艺术就是我的基因,所有的东西都在这个基因上生长,然后在各个方面表达出来。”他的绘画、雕塑、设计无不如是。

成就一件事都来自多年的艰苦磨练,从2000年至2009年这10年,是大功人生和艺术上最艰苦的10年,无论是广告,还是环境设计,尽管都与艺术相关,却并非完全的艺术创作。然而这也是大功在艺术上坚定成长的10年,在不懈的思考和探索中,艺术潜能不断被激发出来,艺术观念逐渐成熟,为他做雕塑工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十年磨剑,一朝出鞘便光华夺人。

2009年的国庆60周年花车巡游展,他们为浦口高新技术开发区设计了一辆花车,车头上是一个超人在飞翔,后面展示现代科技元素和卡通形象。这是大功首次用雕塑手法做出的花车设计,第一次出手,即在南京获得了花车设计制作二等奖。

这次跨界对大功也是一个转折点,他的雕塑生涯正式开启了,完成了第一次跨界。

作为富林公司与大功匠雕塑公司的艺术总监,大功在环境景观和雕塑上的造诣很快就显现出来。

时间来到2012年,富林环境艺术在江苏警官学院第一期的景观雕塑项目中标以后,校方在高度肯定设计方案的同时,也极为重视落地效果,差不多每天都有老师围着现场转,盯着进展情况。

“校园建设好不好,雕塑艺术品其实很重要。”工程顺利完成了,效果与设计方案一样好。等到第二期,富林公司再次中标,这次的体量远远超过第一期,校方反而放心地交给他们,没事基本不来现场了。前后三年,几乎整个校园的雕塑、壁画都是富林公司设计制作的,并得到校方领导的一致好评。

江苏警官学院的项目证明了大功和团队的能力。在他的团队中,囊括了设计、制作和安装施工环节所需要的人才和专家,还有新加入的雕塑专业合伙人谢大中主抓雕塑制作。

“我们是以设计为龙头,以制作为最终目的,形成了工作室、公司和工厂三位一体的组织结构。”工作室凝聚了雕塑家和设计师团队,发挥创意和设计;而位于乌江近10000㎡的制作基地聚集了实力强大的技工能手,确保作品的呈现。在各自的专业职责上做到最好,整体上又为项目的实现形成合力。他们还必须在与不同的甲方部门斡旋的过程中保持艺术的卓然独立,并求得资金的顺畅,保证景观雕塑的最终实现。

有团队做坚实后盾,大功可以专注地投入到项目的前期策划和艺术创作中,对于景观雕塑的意义也思考得更深入了。多年前的风景区、城市环境景观考虑的大都只是绿化、植被等因素,以让人感受到自然美和愉悦为目的。但大功认为这还不够,还应该在其中呈现一种艺术的、文化的和精神的体验,“这就是景观中雕塑的作用”。

大功的艺术观念改变了很多人对雕塑的看法,包括认识多年的金埔园林董事长。金埔园林在整个江苏省都享有盛名,项目遍及大半个中国,以前对园林景观中的雕塑作品缺乏兴趣,但在大功的影响下,他们逐渐改变了看法,在2016年与富林公司结成战略合作关系,在后来的很多项目中都融合了雕塑元素。

而大功也确实让这些项目景观具有了更丰富的文化性和艺术性。常有人用“艺术家里的文化人,文化人里的艺术家”这样的评价来形容大功——在他的身上和作品中,都有着艺术和文化的统一性,艺术中体现文化韵味。

及至现在,他都要在充分了解每个项目相关的历史和文化之后,才进行创意设计。“我们认为主创者除了要具备雕塑家的素质外,还要有画家的造型能力、诗人的冲动、广博的文学历史知识和理性思维能力。”他常说,“创作要有文化背景和历史渊源,才能做出打动人的作品。”

大功长久以来在“大美术”观念中的浸润,以及将艺术性与文化性相交融的努力,在他所做过的项目中都可以清楚地感知。有两个例子尤其能代表他的作品特征:一个是香格里拉的莲花广场雕塑,一个是河南淅川县的山体矿坑浮雕。

今天矗立在香格里拉莲花广场中央的莲花雕塑,就是大功的作品,高达16米,整体铜制,重逾30吨,八片莲花花瓣在程序的控制下打开,莲花生大士从花中升起,缓缓旋转。

香格里拉地处滇藏交界,受藏传佛教影响甚深,而莲花生大士是藏传佛教的主要奠基者,大功和谢大中参研了很多佛教文化和传说,设计施工方案在十几家竞标单位中脱颖而出。

在如此大尺寸和重量的造型下,要保持稳固绝非易事,要考虑的因素很多,材料强度、支撑结构、风力载荷、传动系统等,无一不是难题。大功敢于承接这样高难度的景观雕塑,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早年间他在南京化纤厂金属加工车间的经历,对金属特性和机械原理的了解,让他对最终作品的艺术实现胸有成竹。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说香格里拉莲花广场雕塑是命题作文,那么河南淅川县的山体矿坑浮雕则是大功多年的艺术积累而创作的典范。

河南淅川县渠首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地,项目地点曾是一片废弃的采石场,山体起伏不平,大部分雕塑公司的建议是在山体中开凿建一组墙,然后做浮雕,这是比较惯用的方法,但大功以为这样做“工程量太大,而且表现力有限”。他提出了因地制宜,依照山体起伏设计雕塑,把所有人物和故事安排在山体当中,依山而建。这个提议既能极大降低工程造价,又体现了当地山峦本身的特点,方案被采纳了。

虽然降低了工程造价,提升了表现力,却也造成了创作和实现的难度,这对大功和团队都是一个新的挑战。在实地制作时,雕塑师整整一年都守在现场指挥,根据地形变化对设计进行调整,全程监管。有一处山体凹陷太大,他们及时跟甲方沟通,现场更改设计方案,在凹陷处增加了大坝,雕成水坝来过渡画面,力求让整个作品呈现自然而连贯。

在15-20米高,山体总长超过280米的浮雕作品中,讲述了从1952年毛主席视察黄河提出南水北调的构想,至2014年竣工水道全线贯通,中间经历的40万人移民和建设大坝的过程尽在其中。大功表示,用这种手法制作的浮雕作品,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完成这个挑战之后,我们的团队也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我自己的结论是——胜在设计和创意。这是我的经历使然,也是性格使然。”大功这样总结自己。

不循陈规,是大功的写照,做人做事如此,体现在他的公共艺术作品和个人绘画作品里也是如此。

大功业余时间对泼彩绘画很感兴趣。他给自己定了两条规矩:“第一,我的泼彩绘画不卖钱。第二,不按照传统的套路画。”在个人艺术这条路上,他始终坚持一个看法:“真正的绘画,蕴含的是画家内心的情感,否则就只是技法的表现。”当他决定不卖钱的时候,就可以不用在意市场的眼光,更自由更丰富地去表达自己的情感。

在大功的很多泼彩绘画作品中都能感受到那种自由和挥洒,以及情感的真实流露。他画中的山水不是常见的那种传统山水画法,但有山水的意境和心性,省国画院老院长赵绪成先生看到大功的泼彩绘画,鼓励他说:“要沿着自己泼彩的画风走下去。”

不固守常规套路,率性自由地作画,造就了他的泼彩绘画,然而他并不是随便去画。大功的画大部分都要画几遍才会完成,先是把内心要表达的情感最直接地泼彩出来,然后仔细收拾,这一遍过后,还要在细节上再行完善。在为人和创意上率性自由,对艺术和作品却严谨,这就是大功。

他所有的泼彩绘画、景观雕塑都是相互关联的,相互影响并融汇成一个源泉,再向各个方面流淌出来,表现在他的景观雕塑与跨界作品中,也表现在他对人对事的态度里。他常说的“让艺术走进生活”,既指自己的生活,也是指所有人的生活。

【对话大功】生活的磨难都会成就创作的灵感

“成就一件事来自多年的艰苦磨练,并不是灵光一闪,一挥而就的。所以我特别感恩所有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是他们的信任,让我有机会在大型景观建设项目中获得展示自己的机会。”——大功

城品人物:你跟合作伙伴的关系是怎样的?

大功:感恩吧。之前我们跟金埔园林合作以前,他们不太在意雕塑,我们介入以后,他们感觉到一个景观当中,雕塑做得好的话可以起到龙眼的作用,所以后来我们的合作越来越多,给了我们很多机会。

我觉得对于我们的合作伙伴要有感恩的心。当然,你也要有能力,当别人愿意帮助你的时候,机会来到你的面前,你也要有能力抓住机会,把它做好。

城品人物:你在工作里有没有遇到过低潮期?

大功:大概2015年左右,我想把国外的景观互动技术引进到国内来,用一些现代技术把雕塑作品做成可以互动的。但时机还是太早了一点,接受的人少,当时处处碰壁,算是一个低潮期。实际上我仍然在做景观互动,和雕塑结合起来,现在接触了解这个技术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城品人物:现在的3D打印技术对雕塑行业算不算是一个冲击呢?你怎么看?

大功:将来3D打印技术对雕塑制作一定会有非常大的冲击,它可以很快打印出各种造型,从材料、造价、环保都有很大的优势。但因为它可以打印非常复杂的造型,你可以实现的创意就更多了,所以它实际上对这个行业来说也是一种突破性的进步,那个时候更需要设计和创意的人才。

城品人物:你认为自己创意最好的雕塑作品是哪一个?

大功:我最好的创意作品,是安徽泗县城市改造,在古汴河旁边有一块空地,要设计一个雕塑。当时费了很多心思,那个创意我自己觉得非常好,是设计了几根竖起来的桨,中间一条木船撑出来,桨有20米高,每一根桨把手位置一圈雕刻的是古运河的文化。

这个设计一下就打动了甲方,我们认为肯定没问题。但过了一段时间没有动静,也没消息。后来才知道,那个地方做成了一个广场,雕塑就没用上。现在我还会觉得有些懊恼,因为我真是非常喜欢那个设计。

城品人物:你平时都有什么爱好?

大功:我对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很喜欢,喜欢听音乐,喜欢好的摄影、好的设计,其实生活里所有美好的东西都会成为你创作灵感的来源。有时候我在外面散步,看到不错的景色,或者好看的东西,就会随手拍下来。因为我接触的广泛,所以创作的时候可能就会出人意料,跨界的东西也会比较多。

城品人物:分享一些你喜欢的音乐。

大功:我喜欢古典音乐,也喜欢现代一些好玩或者是独特的音乐。

城品人物:你最喜欢的艺术家是谁?

大功:陈逸飞。因为第一他油画画得很棒,第二他的“大美术观”我非常喜欢。他是把绘画当中的美学用到生活当中去。我也是在把我的美学思想用创作中去,让更多的人了解艺术,喜欢艺术,这是让我非常开心的。

城品人物:你对版画也很有研究,收藏了很多版画是吗?

大功:对,有段时间我收藏了很多国内一流版画家的作品。优秀的版画对我的创作也有很大的帮助,通过和这些优秀版画家的交流,对我的艺术视野和设计有不小的影响。

城品人物:如果可以跟10年前的自己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

大功:我会说,年轻时候做的事情,都不要后悔,也不要满足,要不断跨越,上新的台阶,任何事都要把它做好。

城品人物:你在生活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大功:我对于生活要求不是很高,比较简单。但是我对美的要求是比较在意的,在生活中会把环境搞得漂亮一点,或者有意思一点。

城品人物:你认为幸福是什么?

大功:我觉得幸福就是辛辛苦苦做出的景观雕塑能够被大家欣赏并认可,这是最大的幸福。

文章来源:城品人物专访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城品人物》大功泼彩绘画作品:在色彩与山水间挥洒